已更文20160328

HANQIAN_O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7) 人氣()


來更文啦qq
謝謝一直等待的大家ㅠ_ㅠ

HANQIAN_O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1) 人氣()

我終於更世勳的文惹(。’▽’。)♡

繼續下去好久沒有更文惹啊#(●´∀`)ノ♡(敢講#

HANQIAN_O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0) 人氣()

繼續前面的文 請看標題順序(´∀`)♡

边伯贤礼貌的点头,而后转身离去。房门发出轻微的一开一合声。
  他刚离开,病**之上的陆安琪就睁开了眼帘,眸中闪动着盈盈泪光,唇角含着一丝讥讽的笑,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去巫山不是云,原来只是形容痴傻的女人。
  “妈,为什么一段感情结束了,男人可以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,女人却不能。他是爱过我的啊?为什么现在伤心的只有我一个?”

HANQIAN_O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3) 人氣()

Twenty
 
“顾絮晓?”此时,男人也看到了她,他俊脸上的神情由错愕到震惊,最后演变为哀伤,没想到为了避开他,她连医院都换了。
 三年,整整三年,这是顾絮晓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。三年前,她甩了他一巴掌离开,三年后,再相见,却是这样的场景。
 “絮晓,你,还好吗?”吴世勋沙哑的声音带着些微哽咽。

HANQIAN_O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終於更文了(●´∀`)ノ♡
PART 3.

"xx,放學後一起走吧,我們去吃妳一直想吃的那家冰淇淋好嗎? "吳世勳看著你的眼神很溫柔,和今天早上那個兇兇瘦勳完全不同一個人。

HANQIAN_O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❤小V是橙光控TUT ❤
I am 橙光老手了 (#
會不定時增加遊戲推薦的♥

❤--不廢話馬上推薦(一定要玩的遊戲)

文章標籤

HANQIAN_O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Tourteen
彼端,顾絮晓尚没有摆脱阮向东的纠缠,他拖着受伤的手臂,口中骂骂咧咧着,抬手就要扯顾絮晓的头发,她已经做好了将他另一只手臂卸下来的准备。而边伯贤就那样突然的出现在视野中,他挡住了阮向东的手,用力推了出去。
“谁TMD敢管爷的闲事……”阮向东踉跄了两步,刚抡起拳头,却在看清来人时,顿时蔫了下来。
在S市,没有人不认得边伯贤。在S市,所有人都知道边三少不好惹。
边伯贤冷冽的目光扫过阮向东,最后落在顾絮晓身上,“走吧。”温热干燥的手掌包裹住她的小手,将她带出了场子。
他没有多说一句,也不会多问一句。他一直是这样的,将一切尽收眼底,却又冷漠的面对。
  ……
车子一路驶入军区大院,边家大宅是一栋古朴的三层别墅小楼,青砖砌筑,上面爬满了碧绿的爬山虎。
看似不起眼的小楼,这里却聚集着S市一半以上的权利与财富。边家是军人世家,如今的边老爷子边博城任职野战军司令员,官拜上将,管着几个大军区,可以说,边老爷子跺下脚,整个S市都要晃三晃。
边博城年轻时娶了门第相当的罗美惠为妻,两人育有三子一女,边伯贤排行老三,上面有一个哥,一个姐,下面还有一个留学在外的弟弟。
边伯贤与顾絮晓刚走进大宅,就察觉了气氛不对,客厅中的沙发上坐着一位不速之客——陆安琪。
边伯贤的目光从她身上随意扫过,眉宇稍沉了几分,“爸妈呢?”他温声开口。
边智恩伸出指尖向上指了指,楼上书房中,不时传出争吵之声。
“对不起,我没想到会这样。”陆安琪起身,微抿着薄唇。
“知道自己不该来就少凑热闹,真是扫兴。”边智恩性子直,说话丝毫不留情面。
边博城年轻的时候曾与安琪的母亲陆曼芸有过那么一段过去,罗美惠一直很介意这件事,这些年来,夫妻之间每次吵架,陆曼芸几乎都是导火索。今天陆安琪捧着礼物来给老爷子庆生,罗美惠顿时就变了脸色。边智恩的话让陆安琪十分难堪,她妆容精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,求救似的看向边伯贤。
“爸妈吵架也不是什么稀罕事,我上去看看。”边伯贤温笑着圆场,向楼上书房走去。
没过多久,楼上果真停止了争吵,边伯贤揽着母亲罗美惠有说有笑的从楼梯上走下来。
“还是伯贤有办法。”边智恩笑着,向母亲走了过去。
“谁不知道爸妈最疼老三,不然也不能将边氏交给老三打理。”苏颖酸不溜丢的嘀咕了句。
“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。”丈夫边维忻瞪了她一眼,他身上还穿着军装,严谨的气势让苏颖心颤几分,忙闭了嘴。Fifteen
“谁不知道爸妈最疼老三,不然也不能将边氏交给老三打理。”苏颖酸不溜丢的嘀咕了句。
“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。”丈夫边维忻瞪了她一眼,他身上还穿着军装,严谨的气势让苏颖心颤几分,忙闭了嘴。
“妈,今儿可是高兴的日子,别让不相干的人扫了兴,我陪您摸上几圈,今儿咱让老二和老三家的都放放血。”边智恩吩咐家里的阿姨把牌桌支上,搂着母亲坐在桌旁。她是长女,一向最会哄罗美惠开心。
罗美惠,边智恩,还有苏颖和顾絮晓,婆媳几人正好凑上一桌,陆安琪被华丽丽的搁在了一边,她优雅的坐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,鼻孔朝天,对这种低俗的东西不屑一顾。
“絮晓,你和伯贤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?”罗美惠摸着牌,毫无预兆的丢出一句。
“啊?”顾絮晓的思路有些跟不上节奏。
“结婚三年了也不见有动静,不是在医院工作吗,抽空就去检查一下,看看是不是身体有问题。”
“哦。”顾絮晓敷衍的应了声,摸着牌,看也不看就打出去。
“和了,十三幺,通杀啊。”边智恩笑着将面前的牌推开。
罗美惠瞪了顾絮晓一眼,“你可真会出牌,一点一个准,怎么怀孩子就中不上。”
顾絮晓低着头,眸光低敛着,小脸白的没了血色。
一旁,边智恩不知道如何圆场,苏颖等着看热闹。
“妈,我们还年轻,孩子的事儿不急。”边伯贤适时的走过来,亲昵的搂住了母亲的脖子。
罗美惠难得露出笑脸,拍掉他的手臂,“你可都奔三了,还年轻?你爸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,智恩都上小学了。伯贤,你也少给我打马虎眼,如果明年再抱不上孙子,别怪我和你们翻脸。”
“知道了,妈。”边伯贤随口敷衍着。
陪婆婆打完八圈,顾絮晓觉得比做一天的手术还累,真是一种身心的煎熬。
洗手间的化妆镜前,顾絮晓双手撑在洗手台上,面容憔悴,唇角是没来得及收起的假笑。走进边家大宅,她就要带上这副面具。
而此时,门被人从外推开,陆安琪踩着高跟鞋走进来,在她身边打开化妆包补妆。
她唇角边扬着傲慢的笑,侧头看向顾絮晓,并伸出了漂亮修长的手,“你是顾絮晓吧,我常听伯贤提起你,正式认识一下,我是陆安琪。”
“你好。”顾絮晓不温不火的点了下头,然后转身离开。她很不想和这个女人呆在一个空间中。
她推门离开,而陆安琪也快步跟了出去,“顾絮晓,我想找你谈谈。”
顾絮晓下意识的停下脚步,转头,“陆小姐,我们似乎不熟。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共同话题。”
陆安琪笑的妩媚,一步步来到她面前,“谈谈伯贤,怎么样?”Sixteen
陆安琪笑的妩媚,一步步来到她面前,“谈谈伯贤,怎么样?”
顾絮晓微扬起下巴,唇边含着一丝嘲讽,“对不起,我不习惯和陌生人谈论我丈夫,如果……”
“伯贤!”未等顾絮晓将话说完,陆安琪突然扬起声音,她闪亮的眸光落在顾絮晓身后,同时越过她,走向她身后的男人。
“伯贤,我们刚说到你呢,真是说曹操,曹操就到。”陆安琪亲密而自然的揽着边伯贤的手臂。
“嗯。”他淡应了声,深邃的目光却落在顾絮晓身上,带着几分探寻。
而顾絮晓微低着头,目光冷冷的盯着他们交叠在一起的手臂,心口微微的刺痛着。
他不着痕迹的拉下陆安琪的手,同时侧目看向一旁顾絮晓,“你回客厅陪爸妈吧。”
很明显是要将她支开,顾絮晓的目光上移,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,可是,她永远读不懂他眸中的深邃,他眼中的温情也从不是为她而展现。
隐在身后的手微微的颤抖着,顾絮晓觉得自己很没用,因为她逃了,她不想再看到他们在她面前大秀恩爱。多么可笑,她竟然还想自欺欺人的维持住这段婚姻。
擦肩而过的瞬间,边伯贤好似看到了她眸中闪动的泪,高跟鞋踏在地上的声音越来越快,她逃一般的消失在楼梯的转角。
“伯贤。”陆安琪含着笑,将头轻靠在他肩膀。
边伯贤眸色微凉,不着痕迹的推开她,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“怎么?怕你老婆误会?”陆安琪玩味的笑,顺势将身体靠在他胸膛中,“谁让你不接我电.话,那我只好来找你。”
边伯贤剑眉轻蹙,将她轻推开,低头看着她的眼睛,“安琪,这里不是胡闹的地方,我已经打电.话给陆伯母,车就等在外面,你先回去。”
陆安琪微嘟着唇,不甘愿的点了下头,“好吧,我走,我不会让你为难,不过,你要给我奖赏哦……”她话音刚落,快速的踮起脚尖,在边伯贤唇边亲了一口,然后笑着跑开。边伯贤无奈的用指尖擦了下唇角,低敛的眸,眸色越发深沉。
她一直没有变,胡闹起来的时候像个孩子。恍惚间,眼前的场景与记忆中重合。曾经的她,就是喜欢这样扑入他怀中,给他一个措不及防的吻。
那真是一段青涩的岁月,陆安琪是他的初恋,是他们学校的校花,学校里一半以上的男生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那时他追她追的疯狂,甚至抱着吉他在她宿舍楼下唱上一整夜的情歌,大学四年,他们爱的轰轰烈烈,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和她分开。然而,毕业的前夕,她却果断的提出分手,跟另一个男人远渡重洋。
那是一段灰暗的日子,那时的他守在陆安琪家楼下没日没夜的等,却再也没有她的消息。然后,一别经年,在他与顾絮晓结婚的那一天,她却带着一身的伤痕累累回来。Seventeen
那是一段灰暗的日子,那时的他守在陆安琪家楼下没日没夜的等,却再也没有她的消息。然后,一别经年,在他与顾絮晓结婚的那一天,她却带着一身的伤痕累累回来。
边伯贤返回客厅时,哪里还有顾絮晓的影子,罗美惠冷着脸坐在沙发上,边智恩扯了下他衣角,压低声道,“你们究竟怎么回事?顾絮晓开车跑出去了,连妈都没拦住。”
“往哪边走的?我去找她。”边伯贤剑眉轻蹙,拎起车钥匙向外跑去,完全不顾身后母亲的抱怨声。
傍晚天色逐渐暗了下来,道路两旁霓虹闪动,边伯贤车子开的飞快,终于在长路尽头发现了顾絮晓的小甲壳虫,车撞在路边的树干上,车玻璃撞得粉碎。边伯贤的心剧烈的狂跳着,一踩油门将车停在路边,匆忙下车查看。
车门大开着,车内并没有人,而顾絮晓蜷缩着身体,坐在一旁路灯下,昏黄的灯光将她的影子拉得修长。她仰头发呆的看着天空,她一动不动,连睫毛都不眨一下,独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,没有人知道她脑袋中究竟在想着什么。
“受伤了吗?”边伯贤急切的将她拥入怀抱,见她身上并无伤痕,心才放了下来。
夜晚气温降低,顾絮晓的身体都是冷的,边伯贤抱着她,好像抱着一块精雕细琢的冰雪雕塑。“好在撞在副驾驶的位置,否则你现在已经躺在医院里了。”
“……”
“吓坏了吧?我给你换台车吧,车子体积太小不安全。”
“……”
无论边伯贤说什么,顾絮晓都没有反应,她干净的眸子一片涣散,没有半点光亮,这样的她好似没有生命的木偶人一样,让边伯贤感觉害怕。
“晓晓,怎么了?”边伯贤的手掌托起她苍白的小脸。
顾絮晓看着他,漆黑的瞳眸终于有了焦距,她单薄的唇片颤抖的动了动,出口的声音比她的身体还要冷,她问:“陆安琪是谁?”
边伯贤蹙眉凝视着她,抿唇不语,眸色如海洋般深谙。
“陆安琪是谁?”她固执的重复。
“一个不相干的人,提她做什么。”边伯贤淡漠的回道,却下意识的别开视线,不再看着她的眼睛。
彼此间是长久的沉默,而后,顾絮晓脱离了他的怀抱。她站在他面前,却背对着他,“好,我相信你。”她艰难的点头,眸中含着苦涩的泪。
他说是不相干的人,她就愿意相信,如果是欺骗,那就骗一辈子好不好?至少这样,他们可以一直走下去,走到生命的尽头。
边伯贤静静的看着她的背影,她的背影单薄消瘦,带着一种让人说不出的落寞荒凉。他的心莫名的抽痛了几下。Eighteen
边伯贤脱下外套搭在她肩头,然后连人带衣服一并拥入胸膛,他的下巴抵在她头顶,长长的叹息,“晓晓,我们回家吧。”
顾絮晓淡漠摇头,离开他温热的怀抱,转身向停在路旁的路虎车走去,“送我回医院,我今晚值班。”
边伯贤的车开的十分平稳,夜晚道路上车流稀少,他的车速并不算慢,顾絮晓侧头看向窗外,道路两旁的风景不断倒退,好像快进的电影胶片。
车子在医院正门前缓缓停住,顾絮晓淡漠的脱下肩上外套还给边伯贤,“替我和爸妈解释一下,今晚的事,我很抱歉。”
“没关系,是我的错。”边伯贤温和一笑,手掌覆盖住她冰凉的小手,“晓晓,妈说的事你上点心,有空去检查一下身体。”
顾絮晓忽然用力甩开他的手,冷漠的别开眼帘,好像他是感染病菌一样避之唯恐不及。“你怎么不去检查!”她冷声说道,可话一出口,她才发觉自己是多么的可笑,堂堂边总裁,百发千中,不是刚刚有女人为他流产吗!他怎么会有问题呢。
车内的气氛刹时冷了下来,边伯贤凝视着她苍白的侧脸,她唇角一抹讽刺的笑尤为刺眼。沉默半响后,他再次伸手与她十指相扣,他的声音低沉温和,像低音大提琴一样好听。“好,这两天我让秘书安排出时间,我和你一起检查。”
顾絮晓咬着唇,没再说什么,推门下车。
边伯贤看着她的身影快速消失在医院门口,他手握成拳,重重的捶在面前的方向盘上,汽车发出一声刺耳的嗡鸣。他烦躁的摸出一根烟,深吸了几口,狭小的空间内烟雾弥漫,他颓废的将身体靠在椅背上,剑眉蹙得更紧。
他要怎么和顾絮晓解释,他迫切的想要一个孩子,就是希望能缓解所有的矛盾,让他们之间有一个永远无法断开的纽带。呵,永远?如此执着不放,他们之间就可以有永远吗?边伯贤从未有过的彷徨。
另一面,顾絮晓推开医护室的门,两个值班护士正手忙脚乱的准备药品。
“顾医生,你怎么来了?”一个护士吃惊的问道。
今晚自然不是顾絮晓值班,她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边伯贤才编排的借口。
“顾医生,你回来的正好,值班的医生都在做手术,可急诊室刚又送来一个病人,情况很不好,你快去看看吧。”另一个小护士拉着顾絮晓就向外走,也不给她时间换上白大褂。
夜晚的医院长廊死一般的沉寂,急诊室内医生正在给病人检查,而外面的长椅上,坐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,他微低着头,以至于顾絮晓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,可是,那个身影却是再熟悉不过,曾经,那是她深深刻在心上的人。

HANQIAN_O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更文啦終於更文了#

以下正文#
Eight
他身上隐隐带着怒气,接到她电.话的时候,他正在开会,她说身体不舒服,他丢下一屋子的高管,推掉了一个应酬和两个重要会议,巴巴的赶回家。他守着空荡荡的房子等了她整整七个小时,结果她就这样醉醺醺的回来,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。
“放开,你……”她话未说完,声音全数被他封在了口中。他吻得很深,不,与其说是吻,倒不如说是霸道的惩罚,带着汹涌的怒气。他高高在上,向来是不容人违逆。
她身上浓重的酒气更是惹恼了他,握在她腕间的力道很大,恨不得将她纤细的腕骨捏碎。顾絮晓吃痛,在他胸膛中倔强的挣扎,而他依旧长驱直入,肆意的蹂躏着她唇舌。
顾絮晓紧闭着双眼,心一横,贝齿紧咬住他探入的舌尖,腥甜的血液在唇齿间涣散,她听到他闷哼一声,而后用力推开她。
顾絮晓冷艳的笑着,笑声在静谧的空间中震动,她舔着唇上的血液,腥涩中有微苦。
而他似乎真的被她激怒了,手掌紧掐着她下巴。他低头,深深看着她,暗夜之中,他漆黑的墨眸深不见底,翻滚着汹涌的浪潮。
“还是只尖牙利爪的小野猫,不错。”他压抑的声音中带着玩味,深冷的眸光在她起伏的胸口流连徘徊。
顾絮晓开始后悔今天穿了吊带裙子,薄薄的裙子下,只有内衣裤而已。
他唇角勾起阴沉的冷笑,忽然一脚踢开门,同时将她打横抱起,粗鲁的丢在床上。他沉重的身躯将她压覆在身下,健硕的腿横在她双.腿之间,单手利落的解开腰间皮带,另一只手已探入她裙底,一把扯碎蕾丝底.裤。
下体传来强烈的撕裂感,毫无前戏的横冲直撞,让顾絮晓疼的大口喘息,她额头布满细密的汗珠,泪顷刻间落下,“好疼,边伯贤,你混蛋……”她颤抖的声音带着哭腔,指尖深深陷入他肩头。
他将她的双手禁锢在头顶,邪冷一笑,“你都说我是混蛋,我也得对得起这个称呼。”他更深的进ru,变本加厉的撞击她的身体。
风透过大敞开的窗子猛灌进来,掀起窗帘,在暗夜中透着几分鬼魅。风是冷的,而他沉重的身躯却带着滚烫的温度,顾絮晓在冰与火之间痛苦的煎熬。
由始至终,她一直在抗拒,她绝望的哭声,如同钝刀割在他心上,在这样的情形下,根本无法尽兴。边伯贤气急败坏的放开她,披衣下床,啪的一声摔上了房门。
顾絮晓颤抖着身子爬起来,用被子裹住身体靠在床头,她紧闭住双眼,泪水顺着眼角划落下来,而唇角却讽刺的上扬着。
  1. 记忆中,每一次的争吵,无一例外的都是在床上结束。可是,这样根本解决不了任何实质性的问题,只不过是让疼痛周而复始的上演。

HANQIAN_O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要不是爺爺壓下了這件事,當時他真的會和她離婚。
可是現在他明顯比那時明智了很多,雖然他知道她是清白的,但他還能看出羅柔云有問題,這真的很令她驚訝。
其實江雨菲不知道,前世他選擇不相信她,是故意的,目的就是為了和她離婚……
“吳大哥,不管你信不信,我是不會欺騙你的。”羅柔云不死心的又為自己辯解了一下。
江雨菲暗惱,她本想就這樣算了,可羅柔雲太不知悔改,那就別 ​​怪她不客氣!
“世勳,我們回去吧,我頭好暈,好難受……”江雨菲虛弱的扯扯吳世勳的衣服,做出一副很難受的模樣。
吳世勳看她臉色正常,並不像是喝醉的樣子,就疑惑的問她:“你怎麼了?”
“我也不知道,我就只喝了一點點酒,先前還不覺得,可是現在頭好暈……”
吳世勳眸色複雜,羅柔雲的臉色暗暗變了一下。
“走,我帶你去醫院!”吳世勳將她橫抱起來,大步朝著外面走去。
羅柔雲的心裡一陣慌亂,她也急急跑出去,不過不是跟著去醫院,而是去找她的父親處理這件事情。
吳世勳帶她去了一家私人醫院,年輕的醫生抽了她的一點血去化驗,得出的結果是她的血液裡有微量迷藥的成分。
得到這個結果,吳世勳氣得一腳踹到了椅子。
江雨菲躺在病床上,微微閉著眼睛。
這個結論她並不意外,她喝了下了迷藥的酒,只是喝的不多,所以效果不是很明顯。
前世她也喝了酒,但是是整杯喝下去,所以在姓畢的侵犯她的時候,她整個人都暈暈乎乎的,沒有什麼抵抗力,就好像是真的投怀送抱一樣。
這也是當時他們認定她和姓畢的偷情的原因之一。
這一世為了把戲做全,她也喝了,不過那點藥量不足以讓她失去意識……
醫生給江雨菲輸了液,吳世勳一直守在她身邊,沒有多說什麼。
江雨菲也沒有問他,他不是傻子,有些事情她不說他也清楚。
輸完液的時候,都已經是半夜了。
江雨菲的身子好了很多,睡了一覺,她的精神也很好。
吳世勳扶著她起來,把西裝披在她的身上,攬著她的肩膀往外面走,“走吧,我們回去。”
江雨菲順從的跟著他走出醫院,坐進他的車裡。
他發動車子,側頭看她一眼,淡淡的說:“你放心,今天的事情我會替你討回一個公道的。”
江雨菲嘆氣道:“算了吧,也許真的只是一個誤會。”
吳世勳在心裡冷笑,這可不是誤會!
很好,羅家居然敢算計到他的頭上,把他當槍使,那就別 ​​怪他不客氣!
吳世勳沒有說什麼,江雨菲也不再說什麼。
她嘴上說是誤會,其實她知道他明白這不是誤會。
不過她也不知道他會如何對付羅家,畢竟羅柔雲那樣對她,也是因為他……

她记得很清楚,占她便宜的那个男人的公司很快就会倒闭。
就算他的公司现在看起来还很正常,但不出一个月,他的公司就被人收购了。
收购的那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阮天凌。
前世她见毕氏被收购,心里很痛快,果然是报应不爽。
当时她暗暗猜测,会不会是阮天凌在为她报仇。
不过没多久她就推翻了那个结论,因为毕氏的倒闭跟阮天凌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他只是在毕氏存活不下去的时候,花点钱收购了它而已。
江雨菲收回思绪,拿出一个存折本。
这是她结婚的时候,吳世勳的爷爷给她的零花钱。
里面有两百万,她一直没有动过。
现在,该是动用这笔钱的时候了。
——
接下来的日子,江雨菲除了偶尔出去一下,其他时间都是在家里织围巾。
她动作细致,织的围巾针脚细密,并不粗糙。
有的时候吳世勳会看一眼她的成果,每次见了,他都挺惊讶她的手艺的。
要知道现在这个社会,会织毛线的年轻女人很少了。在阮天凌的世界里,他更是没有见过哪个女人会织东西。
想要的东西商场里都有卖的,谁会去学织毛线。
所以他见江雨菲会,还织的很好,就感觉很新鲜,很惊奇。
江雨菲终于在爷爷生日之前织好了围巾,把围巾洗了一遍,再找了一个精致的袋子装上,就等着送礼那天了。
吳家老爷子,吳安国生日那天,一大早吳世勳就带着她回了老宅,去给爷爷庆祝生日。
安国今天满七十岁。
根据传统,男人七十大寿要在六十九岁那天过,所以去年他的生日就大肆操办了,今天只是一家人聚一下,并没有请其他客人。
看到江雨菲他们来了,吳安国很开心,乐呵呵的拉着江雨菲说话。
江雨菲是真心喜欢这个慈祥的爷爷,在吳家,他是唯一对她最好的人。
吳母见公公那么喜欢江雨菲,心里就很不乐意。
她开口淡淡问她:“雨菲,你和天凌都结婚一年多了,你们什么时候要个孩子?该不会是你怕身材变形,不想生孩子吧。”
婆婆不喜欢她,江雨菲心知肚明。
前世她问她这话的时候,她很委屈,要知道不是她不要孩子,是吳世勳不要啊。
不过现在她听了后,一点感觉都没有,而且她的确不会要孩子。
“妈,世勳说他现在还年轻,事业很重要,所以暂时不打算要孩子。”江雨菲毫不客气的把阮天凌出卖了。
吳世勳挑眉看她一眼,脸色没变。
阮母立马看向自己的儿子,温和的问:“世勳,是你不打算要孩子?”
吳世勳点头,大方承认:“妈,要孩子的事情,我想过几年再说。”
“你这孩子真是的,你们把孩子生下来,我给你们带孩子,不会耽搁你的事业的。”吳母对这个儿子一向很溺爱,根本就严肃不起来。
 
不过谁让她是媳妇,吳世勳才是吳母的儿子呢。
“妈,我们现在还年轻,孩子的事不急。”吳世勳笑着打哈哈,阮母无奈的瞪他一眼,心想这事以后慢慢再说吧。
可吳安国却不高兴了,他沉着脸淡淡道:“天凌,你和雨菲早点生个孩子。趁爷爷还活着,你们赶紧给我生个曾孙出来,否则爷爷我是死都不会瞑目!”
“爷爷,您这话说得就严重了。而且今天是您的生日,别说那种不吉利的话,您这不是让孙儿我心里内疚吗。”吳世勳敛去嘴角的笑意,脸色多了几分恭敬。
吳母脸色微僵,公公这话的确说得严重了。
吳父向着自己的父亲,也点头说:“世勳,你爷爷说的没错,你跟雨菲早点要个孩子,也好让你爷爷多享一享天伦之乐。”
“对,否则你们就是不孝!”吳安国忙点头表示赞同,样子就像一个不依不饶的老顽童。
江雨菲忙笑道:“爷爷,孩子的事情是要看缘分的,不一定说要就能有啊。”
她跟吳世勳是没有缘分的,所以爷爷要抱曾孙,得等到吳世勳娶了其他人之后了。
跟她说话的时候,吳安国的脸色慈祥了很多,他乐呵呵道:“你们抓紧要一个,就能有。就这么办吧,明年就给我生一个曾孙。不过你们也不要太有压力,只要不想着不要孩子就行了。”
江雨菲暗暗叫苦,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?
早知道就不说吳世勳不要孩子的事情了,不然爷爷也不会逼他们尽快要个孩子。
吳世勳也不想要孩子,他沉默不语。
吳母怕他的态度气恼了吳安国,忙起身笑道:“走吧,快开饭了,我们去吃饭,给爸庆祝生日去。”
吃饭的时候,大家都拿出给老爷子准备的生日礼物。
只有江雨菲的礼物最廉价,却也是最讨老爷子欢心的礼物。
他叫管家给他把围巾好好收起来,还说冬天的时候就戴出去显摆一下,让其他几个老朋友知道他的孙媳妇有多孝顺。
江雨菲看爷爷高兴,她心里也很高兴,这个礼物果然没白送。
吃过饭,吳安国拉着江雨菲的手,对她说:“雨菲啊,陪爷爷去花园下棋去。”
老爷子爱下象棋,江雨菲也会,不过下的却是一手屎棋。
坐在后花园的凉亭里,江雨菲摆好棋盘,撒娇的要求先下,吳安国自然是乐呵呵的同意了,还说允许她悔棋三次。
“雨菲,你最近跟世勳的感情还好吧。”老爷子一边下棋,一边问她。
江雨菲从善如流的笑道:“爷爷,我们很好啊。”
“以前你说这话爷爷可不相信,不过现在爷爷是真的相信你们的关系在慢慢变好。”
“爷爷,您为什么这么说?”江雨菲疑惑的问他。
她和他的关系根本就没有任何改善啊,真不知道爷爷是从哪里看出来的他们的关系变好了。
吳安国捏着一颗棋,缓慢放下,不答反问:“那天在罗家的宴会上,受了不少的委屈吧?”
“爷爷,您都知道了?”
老爷子点点头,又冷哼道:“罗家欺人太甚,你好歹也是我们阮家名正言顺的儿媳妇,他们竟敢那样算计你,是当我阮家好欺负的吗?!”
江雨菲更是惊讶了。
没想到爷爷连罗柔云陷害她的事情都知道。
“爷爷,我想那应该是个误会……”
“怎么就是误会了?!罗家想斗倒毕氏,自己没本事就设计陷害你,这次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!不过世勳的处理方法让我很欣慰,他为了你,可没少用心。”说到这里,吳安国又乐呵呵的笑了起来。
想到他们夫妻关系在变好,他比吃了灵丹妙药还要心情舒畅。
江雨菲却是暗暗惊心。
原来罗柔云陷害她不是为了得到阮天凌,而是为了让吳世勳去对付毕氏!
不对,罗家肯定也是想让吳世勳厌恶她,这样罗柔云才有机会上位。
好一个一箭双雕的计谋,她就说嘛,她哪里有那么重的分量,能让罗柔云不惜设计陷害她。
“爷爷,吳世勳到底是怎么处理的?”江雨菲好奇的问他,可惜老爷子死活都不说,非要她亲自去问吳世勳。
好像她去问了吳世勳,她和吳世勳的关系就会更进一步似的。
爷爷真的是越老玩心越大啊。
江雨菲哭笑不得,无奈之下,只好想着私下去问吳世勳。
离开老宅后,坐在车上,江雨菲向吳世勳问出了心中的疑惑。
男人看她一眼,似笑非笑道:“你认为我会怎么处理?”
“我怎么知道?”江雨菲白他一眼,她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。
“我也不告诉你,你自己去想,想通了再来问我。”
“不说就算了。”江雨菲淡淡的说,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兴趣。
她对这件事的确没有什么兴趣,只要毕氏按照前世的情况被收购就行了。
回到家里,江雨菲洗了澡,就打开电脑看股市。
吳世勳进屋的时候瞄一眼,勾唇笑问:“你也懂这个?”
江雨菲头也不回的说:“不懂难道不可以学吗?”
“买了哪支,说出来我给你参考一下。”吳世并没有在乎她冷淡的态度。
“我就随便买了几支,用不着参考。”江雨菲的语气仍旧很淡,而且一点都不领情。
吳世勳眉心微皱,心里一阵恼火。
他好心帮助她,她这是什么态度?!
正要说她几句,他的手机就响了。
看了看来电显示,他勾唇,直接接通,并不避讳江雨菲。
“喂,宝贝,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吳世勳含笑温柔的问,尽管他的温柔是装出来的,可杀伤力同样很强大。
听了电话那头的撒娇,吳世勳恍然道:“哦,昨天我太忙,忘记我们的约会了。不然今天晚上我补偿你吧,你挑个地方,我一会儿去接你。”
“好的,宝贝,那我先挂了。”吳世勳肉麻兮兮的说了几句,就挂了电话

HANQIAN_O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